工友上吊 农民返贫 领导无为 谁为我们百姓做个主?

未知
2021-04-23 12:43
近日,关于甘肃重点扶贫产业项目花语小镇如何由美丽小镇变成烂摊子的现象引起信访,具体情况如下。 我是甘肃亚峰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职工徐茂元。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冒着

近日,关于甘肃重点扶贫产业项目花语小镇如何由美丽小镇变成烂摊子的现象引起信访,具体情况如下。

我是甘肃亚峰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职工徐茂元。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冒着被抓被迫害被杀头的的风险,实名反映重点扶贫产业项目花语小镇如何由美丽小镇变成烂摊子的真实情况,希望有正义感的人能够听到我们百姓的呼声,希望政府部门能够尽快解决遗留问题。

“兰州市七里河区扶贫项目都市花语小镇”子项目被列为兰州市农委重点包抓项目。我是公司从辉煌到烂摊子的见证人。

2017年,兰州市七里河招商引资,原区委书记魏晋文、原区长赵同庆,主管领导是七里河区住建区局长兼兰韵旅游开发公司董事长陈鸿涛,先后多次做我们公司领导的工作,并做了许多承诺,七里河区农业局[2017]21号文件批复及七里河区发展和改革局[2017]15号文件下发了通知,我公司从2017年初开始实施“都市花语小镇”项目建设。2017年,我们公司就给当地村民下发了296万元地租、福利和土地分红,另有320万元作为工资发放到村民手中。我和员工们加班加点,免费接送游览观光的客人,有时一天接送两三千人。我公司为七里河区人民政府增了光添了彩,为精准扶贫做出了巨大贡献,为农民脱贫致富探索了新路子。

《甘肃头条》报道说:花语小镇”项目,以特色花卉种植和现代农林产业为基础,试水“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民”的农村“三变”模式,让村民们的生活有了保障。村民们以土地入股,成了甘肃亚峰集团的股东。

狗牙山社的郭云68岁了,家里4口人,儿子和孙子都是聋哑人,而老伴静脉曲张,又有糖尿病,根本无法干活。生活过得异常艰难,一家人连吃顿肉都是奢望。现在不同了,土地成了“聚宝盆”,8亩地不仅每年可以领到9000元租金,还可以分红,而且儿子也成为甘肃亚峰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里的员工,就近上班,每月领取2000多元的工资。“省心、省事、省力”是郭云对目前生活的评价。

新闻媒体还报道:深山小乡村美丽“蝶变” 花语小镇踏青赏花好休闲。甘肃亚峰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依托优势凸显的狗牙山,建成了七里河区翊成农林专业合作社、兰州亚峰休闲农场,流转土地,年土地流转费用发放100多万元;并吸纳村民在企业务工,在合作社工作农户80多户,其中贫困户43户。目前已逐步凝炼出“公司+合作社+贫困户”的创业就业共同发展模式。自2016年以来,亚峰公司带动七里河区绿化村等村组建档立卡贫困户120余户,促使户均收入达到2万元,并为签订3年以上用工合同的员工,购买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和意外伤害险。因在精准扶贫中的成效,荣获了兰州市第二批“乡村致富之星”及“兰州市市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称号。

新闻媒体跟踪深度报道:贫困村脱贫有“一套” 政府引进龙头企业 致富路上底气十足。魏岭乡绿化村“花语小镇”,这项“农业+旅游”富民工程,由甘肃亚峰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承建,绿化村所有村民参与。从2016年开始,将利用10年时间,打造一所集农业科普体验、花海观光摄影等功能于一体的国家级农业休闲小镇和生态农业养生旅游度假区。目前,已在狗牙山建成500亩苗木基地,现投资4700余万元,总占地200亩的花海已初现雏形。

可是,好景不长。正当花语小镇正在发展的关键时刻,因七里河区政府原领导,在项目进行过程中主导指示相关公司参与建设,强制性决定“项目合并”,而原本处于正常运营和农民增收致富的项目却被无端叫停。突然一个急刹车,花语小镇建设项目搁浅,导致我们的企业资不抵债、瘫痪至今无人过问。

当地130多户当地农民土地流转协约我公司不能按期兑付,农民增收和脱贫直接陷入“绝境”,重新返贫过上了苦日子。

花语小镇基础设施和配套设施设备投入巨大,我公司仅直接投入高达3000余万元,因为项目搁浅无法正常运营,我公司已申请多笔贷款来缓解企业遇到的困难,总贷款1300多万元,每个月支付银行利息7.5万元。目前公司负债近2000万元,加上“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影响,天灾人祸,已经没有能力解决遭遇的困难,实在没有办法,公司即将破产。

由于我公司答应农民的地租260万分红未能按期兑付,面对老百姓的指责和经常性的讨要等诸多压力, 项目负责人顾则军,我朝夕相处的好兄弟,于2019年12月6日绝望自杀。我公司本来为扶贫产业尽心尽力,替政府分忧解愁,不料却因为原七里河区政府领导的胡乱作为,把一个优秀的员工逼上了绝路。

最可怜的是致富带头人、我们的顶梁柱何总,出力不讨好,以前的功臣现在却成了罪人。她曾荣获兰州市第二批“乡村致富之星”以及全国创新导师荣誉称号,由于花语小镇建设项目搁浅,加之银行贷款逾期、工人工资拖欠,老百姓的指责谩骂,何总精神压力巨大,相继卖了房子、车子、手饰还债,先后四次住院,动了两次大手术,几乎崩溃搭上了性命。她辛苦拼搏了大半生,共产党的好政策让她成为优秀企业家,没有想到由于原来七里河区人民政府某些领导的不负责又让她成为千万“负”翁,变成了四处躲债一贫如洗的叫花子。

为啥会出现这种悲剧呢?

2018年4月,七里河区发改局在“兰州市七里河区扶贫产业创新示范园”内批准国营企业兰州兰韵文化旅游发展投资有限公司建设“兰州老家”的“PPP”项目,最终选择与陕西马嵬驿公司合作建设运营。这本来是一个优势互补、强强联合的好事情,但是七里河区政府原领导和有关部门,却进行了违规运作、暗箱操作。

2018年4月10号七里河区政府让陕西马嵬驿公司王永鑫负责动工建设“兰州老家”项目,改造原定由本公司租用的农户宅基地作为其民宿用地,用工46人,用了49天时间,在这期间费用由本公司承担的费用总计160万(包括接待费,住宿费,材料费)。

2018年6月15日,七里河区政府在没有充分沟通协调的情况下,未告知我公司任何信息,违背与我公司就项目合作开发等达成的承诺,却和陕西马嵬驿公司王永鑫私下达成书面协议,强行撇开本公司建设“兰州老家”项目。获知消息后,我们公司项目负责人出面阻止了现场施工,并给七里河区政府办、区委办,以及建设方都发了阻止停工的详细说明。可施工方却一边补办手续一边继续施工,根本不听我们任何解释,因为有人撑腰当保护伞,他们谁都不怕。其结果,“花语小镇”和“兰州老家”同归于尽,都成了烂摊子。

另外,2018年底,国家大棚房拆迁的政策实施下来,花语小镇项目的诸多配套设施被“一刀切”拆除,包括木屋厕所、凉亭以及舞台等,花语小镇项目停滞,直接损失超过600万元,公司举债结清打工农户工资,但地租与工资分红一直拖到现在无钱解决,致使农户的收益和脱贫梦想破裂,合法收益也未能得到保障。

2019年4月11号,在等待无望的状况下,工人和股东们就到施工现场想通过协商谈判先让施工队停止施工,让其负责人出面解决问题。可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七里河区魏岭乡派出所的人民警察。

由于七里河区政府原领导的决策失误,或者某一种不可公开的秘密,“兰州老家”项目落地了,却以流产告终,还直接导致我公司“花语小镇”项目没有可进行建设的规划用地。我公司曾多次与有关部门协商解决此事,七里河区政府领导和相关负责人答应“花语小镇”项目和“兰州老家”项目合并,取长补短,建成一体化的商业项目。后来我公司又配合相关部门制定了两个项目初步的合并方案,得到领导和相关负责人的肯定,但是至今合作的最终方案却迟迟没有被确定下来。

我公司多次向七里河区政府请求解决“花语小镇”项目的遗留问题,至今杳无信息。

2020年5月6日,农户代表把情况反映到了甘肃省政府常正国副省长跟前,省里派人下来调查此事。我公司领导和职工多次到七里河区委区政府反映请求解决遗留问题,领导们都十分重视,但问题至今没有解决。

看着以前的美丽小镇变成了垃圾场,何总几乎倾家荡产还在考虑农户利益和我们公司四处谋生职工的生活,我们很疼心!万不得已,我受公司广大职工的委托,向各位领导实名反映实情,恳求你们来甘肃实地看看,给我们的父母官们提点建议,把花语小镇的问题尽快解决一下!


关于我们|合作伙伴|广告及服务|投稿须知|版权声明
Copyright © 2018 - 2019 QQ:594438901 Foodoneline.com All Rights Reserved.